以秦

春风又绿江南岸

something

I a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.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时间过得真快,都已经4.5年了。

但我依然还在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K.W.

我会永远都在的。




【赤安】小段子

柯南:安室先生有恋人了吗?

安室透:……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。

柯南:那么…赤井先生呢?

安室透:呐……他是爱人。(笑)

柯南:[微笑][微笑][微笑]

【乡土】绿基巴叉 洗衣记


半写实乡土!

 

途中有任何不适,请返回,不要打我!

 

================

 

欧美村沿大西河分布,村子被大西河隔开,分成了东、西两部分,绿基巴查就是西村人。

大西河两岸种着树,刚好能遮阴,十分适合洗衣服。

 

这天中午吃完饭后,大锤去地里干活,小基收拾了自己和大锤的脏衣服,堆了满满两大盆,准备叫上隔壁的巴基一起到河边洗。

小基他爹老丁很有钱也很抠门,他舍不得用洗衣机,小基气得牙痒但也无可奈何。

小时候都是傅嘉莉帮他们洗衣服,再大一点时,小基就不好意思再继续让妈妈帮忙了,大锤大大咧咧的性子,不在乎这些,小基就自动揽下了大锤的衣服。众所周知,大锤就是一熊孩子,爬树摸虾什么都干,衣服总是脏兮兮的,小基洗的特别费劲,手都搓的通红。

大锤看见他手上的红印特别心疼,不知怎么的就开窍了,跑去隔壁奥涵涵家的药店用自己攒了很久的私房钱买了两盒雪花膏,晚上心疼地往小基手上抹。

直到小基都还留着当年的雪花膏盒子。

正当小基思绪万千时,门口传来了巴基的声音。

“小基,我们一起去河边洗衣服吧。小凳子我已经让荷兰帮忙抬过去了。”

巴基走进门,小基看见他只有一盆衣服,当即就郁闷了。

 

村支书罗大盾宠巴基是全村都知道的,不让巴基进厨房,也不让巴基下地,偶尔才让巴基去果林除草,每天从地里回来给巴基做肉吃,这也直接导致了巴基迅速变为吧唧。

巴基在家里闲不住,大盾又不给他干活,就连衣服都是大盾一大早去河边或者用洗衣机洗好的,等巴基一起来,看到的就只有晾衣杆上一件件干净的衣服。巴基很气,但看到大盾捧着碗从厨房里出来,又舍不得发火,只好默默忍下莫名的委屈与不满。

直到后来巴基多次抗争才终于争取到洗衣服的权利,争取到权益的那天,巴基看着大盾忙碌的身影,心里不由得酸涩:“傻瓜,我终于可以帮你分担了。”

 

小基郁闷地看着自己的两大盆衣服,转转眼珠说:“巴基,这些衣服太重了,我抬不动。”

巴基睁大圆圆的眼睛,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,把自己的盆递给小基,“那你抬我的吧,我的轻。”

小基接过巴基的盆,习惯性露出个坏笑。

巴基没注意小基的笑容,他有些为难地看着面前的两大盆衣服,然后把其中一盆扣到另一盆上,双臂一用力,轻松抬起。

巴基抬着衣服跟着小基出门:“小基,我们先去叫小涵吧。”

小基撇嘴:“他怎么可能跟咱们一起。”

“但是他应该多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啊,我妈以前就老跟我说,生病要多晒太阳,你看我的左手,不是好多了吗,帮你抬衣服都不疼。”

“大中午的晒什么太阳…”而且他的病又治不好。

小基看着巴基亮晶晶的眼睛,默默咽下后一句话。

“好吧,去叫他。”

两人走到奥涵涵家,把盆放到天井里,走进屋里。

 

奥涵涵有遗传病,二十年来一直靠吃药维持病情,目前还没有根治的方法。奥家本来就是搞制药的,却对这个病无能为力。

奥涵涵他爹诺曼给儿子更好的修养环境,二十年前就盖了新房子,是全村第一幢别墅,每隔几年就翻新一次,家具都是最好的。

巴基和小基一进屋,就看见奥涵涵摊在沙发上,面前摆着一盆水果,巴基一看见李子就犯馋,拿了最大一颗就往嘴里塞:“小涵,侬幺不幺喝沃门衣气取戏邑辅?”

奥涵涵皱眉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他问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洗衣服。”

“哦,不去。”

小基坐在沙发上露出一个“早知道会是这样”的表情

巴基疑惑:“为什么呀?”

“家里又不是没有洗衣机,费那功夫干嘛。”

这句话可真是戳到小基的痛处了,他摆摆嘴,故意酸道:“是呀你哥走了,你爹就剩你一个人了,可不得好好对你吗!”

奥涵涵眼也不抬,继续吃瓜。

巴基忙往嘴里塞李子,眼睛瞪得大大的,不敢插话。

小基等了一会儿,也不见他有反应,心想:难道真的生气了?索性收了嘴,转换攻势。

“小涵,你就和我们一起去嘛,来之前巴基还说,要你多出去走走,呼吸新鲜空气。自从你们家彼得回来以后,你也不和我们一起打麻将了,我们都多久没聚了,就一起去吧,好吗?”

奥涵涵把吃剩一半的西瓜放到桌子上,抽了张纸巾细细地擦拭苍白的手指,气定神闲地说:“我们家彼得不会同意我去的。”

帕彼得听到奥涵涵叫自己的名字,忙放下洗好的碗从厨房出来,“对,涵涵不能去,太阳这么大,他会晕倒的。”

小基不小心吃了把狗粮,又想到自家那个不懂风情的死锤子,气呼呼地说道:“爱去不去,巴基我们走,让他继续做金丝雀!”边说边往门外走。

奥涵涵看着他生气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声,他最喜欢看小基吃瘪了。

“等等,我去行了吧。”

小基停下脚步:“那是你自己要去的,不是我逼你的。”

奥涵涵看着他气鼓鼓的脸颊,感觉到某种愉悦:“是我自己要去的,行了吧。”

“等等,涵涵,你……”帕彼得紧张地拉住奥涵涵的手,却被反握住。

“放心我不会有事的。我记得昨天换下的两件T恤还没洗,你拿给我好吗?”

“可是…”

小基看不下去:“哎呀,又不是真的是金丝雀。怕什么呀?”

帕彼得见他们都这么说,只好去帮奥涵涵收拾衣服,把盆递给奥涵涵时,又忍不住紧张兮兮地说:“涵涵,洗的时候一定要小心,不要太用力,手会疼的,如果你不想洗就打电话给我,我拿回家来洗,你千万要小心,不要去水里,水太冷了,会着凉的……”

丁小基实在听不下了:“行了行了,我们会好好看住他的。”

说着就拉着奥涵涵出了门,巴基嘴里叼着李子,连忙抬着衣服跟上。

帕彼得不放心地跟到门外,看着他们走远,才锁了门进了隔壁自己家。他发现了一种新的药材,需要回家和贾维斯爸爸好好讨论一下。

 

绿基巴三人在路上慢慢地走着,迎面跑来一个小孩。

“快银,能不能帮我们去叫叫你妈,让他来河边洗衣服。”

“好!”

 

 

由于奥涵涵等人走得实在太慢,等到河边时,查一美已经追上他们了。

查一美的两个儿子快银和皮特帮他抬着衣服,到河边放下后,伸手要了两块钱,跑去小娜的小卖铺买东西吃了。

巴基放下盆,卷起裤脚进了河里,帮大家抬水。

小基和一美的衣服是最多的,也是洗的最快的,巴基洗的有点慢,但不是最慢的。

最慢的自然是奥涵涵。他的衣服最少,只有两件,但一瓶不满半瓶摇,才搓了两下就喊累,坐在树下玩手机。

小基撇嘴:“你看他哪像累的样子。”

“我就是累,不行吗?”

“哼!”

 

不知不觉,时间过半,基巴查已经洗了两个小时,奥涵涵也玩了两个小时手机,直至最后一点电量耗尽,他才慢吞吞走向自己的盆和凳子。

小基和巴基开始漂衣服,查一美还在洗孩子的衣服。

“对了,巴基,你和大盾的婚礼打算什么时候办?”

“我们吗?”巴基停下手里的动作,认真地说:“我们不急,我们连房子都还没盖,大盾还在攒钱,再说了,这都多少年了,我才不计较婚礼呢!”

一美正色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巴基,婚礼还是不能省的,你记不记得小基结婚时神采奕奕的样子。”

“说到这里,小涵呢?小虫都回来当村官了,你们也应该快了吧!我听说他二哥花朵也快从亚村回来了,到时候就可以盖房子了呢!”

“人家哪担心房子啊!他哥和帕家大哥私奔去城里,到现在都还没回来,我琢磨着老奥这关还是有点悬,不知道小虫撑不撑的住。哎,不是我说,你们奥家和帕家是搞对头了啊,你和你哥都栽在帕家手里了,难怪你家老头不乐意。”

奥涵涵拿起洗好的黑色T恤,道:“比不上你们家,自产自销。”

“自产自销怎么了?我和我哥青梅竹马、两情相悦。”

“呵,除了一美,这里谁不是青梅竹马。”

仔细一想,确实是。

 

查一美老公老万17岁才从东村搬到西村,一开始还装作对一美没感觉,大家也都没察觉到什么苗头,除了老查家的干儿子夏科特和他后来的老公罗根,当时罗根断言不出五年他们必定公布。

果不其然,他们在查一美22岁师范毕业那年搞出了人命,TMD还是双胞胎,这下大家才知道他们在一起四年了,而且还偷偷把证领了。

把老查气的呀!抄起鸡毛掸子就往隔壁罗根身上打,你问为什么打他?都怪他乌鸦嘴呀!

后来就是补办婚礼,后来又生了旺达和皮特,再后来又怀了快银,一家人日子过得甜甜美美!

 

想到这里,巴基咂咂嘴:“对了小基,你们还不打算要孩子吗?”

一听这话,大家的目光迅速转向小基的肚子。

小基脸一红,装作很凶的样子:“看什么看!这种事情难道是说有就有的?”

“难道你和大锤还没有去过加勒比湖?”

传说中,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坐船经过大西河南部的加勒比湖,到对面山上的庙里拜一拜观音就能怀孕。但究竟是真是假无从得知。

“被我们家老头逼着去过一次,但是那个撑船的麻雀船长就是不让我们上船,反正我和大锤也不信这些,后来就没有再去。”

“那你们以后怎么办,你家老丁不会催吗?”

“催就催呗,管他的。”

“你就不怕他逼你们喝药?”

“喝就喝呗,反正我就是不信他能把我和大锤怎么样。哎,我就是不信这些迷信的东西,你看一美,不也没去坐船拜佛吗,不照样生了旺达、皮特和快银。”

“说着说着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,不过,有了孩子以后真的不一样,你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变美好了,比如现在,我帮快银洗衣服,心里满满都是幸福感。”

其余三人看着他温柔的笑容,脑子里闪过五个字“母性的光辉”。

“我是不打算要孩子,”奥涵涵有点难过地说道,“我的病该怎么办都还不知道……”

大家都沉默了。

巴基给他一个甜甜的微笑:“没关系的小涵,有我们和彼得陪着你呢,我妈以前就常说,生病要多晒太阳,你看,我的左手都变好了,所以以后你一定要多和我们出来晒太阳,你一定会变好的。”

小基无奈,巴基这个小傻子啊……不过特别能治愈人,便宜罗大盾了。

奥涵涵露出个苍白的微笑,轻轻点点头。

查一美也露出个微笑:“好了好了,快洗吧,还要回家做饭呢。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先过好现在。”

大家的眼眶都有点红,但就像一美说的,最重要的是过好现在。

 

又过了两个小时,大家的衣服都洗好了。在旁边玩了一小时水的快银和哥哥一起帮一美抬衣服回家,巴基也迅速收好东西走了,帕彼得来接涵涵,顺便叫上弟弟荷兰来抬凳子。

而小基,由于衣服实在太多,只能分为两盆,热情的荷兰弟主动帮他抬回家。小基虽然有点不还意思但还是接受了。

 

一美回到家,女儿旺达主动帮忙晒衣服,于是一美准备开始做饭。

“今天想吃什么?番茄炒蛋怎么样?”

快银大声喊道:“妈,我想吃芹菜炒肉!”

“不是昨天才吃过吗?

快银嘟嘴:“我就是想吃嘛!”

旺达看着弟弟:“但是我想吃番茄炒蛋。”

兄妹俩相对无言。

哥哥皮特打破僵局:“干脆两样都做吧。”

“好好好,两样都做!”

今天的万家也是一片和谐呢!

 

巴基回到家,晒好衣服,见大盾还没回来,就主动进了厨房,完全忘记了大盾的嘱咐和自己几乎不做饭这件事情。

最后,巴基煮出了夹生饭,勉强可以入口。但炒菜就没那么幸运了,巴基不仅找不到调料盒,还总是放少油,还被溅起的油烫到无数次。

当大盾回来时,看到的就只有不断冒烟的厨房和坐在门口石阶上委屈的巴基。

“巴基,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?”

巴基瘪瘪嘴:“……我把锅砸坏了”

是的,巴基铲菜(粘在锅上的)时太过用力,把锅铲出了一个洞!这也是大盾不让巴基进厨房的原因之一。

大盾:“……”

“没关系的巴基,”大盾抱住巴基,轻声安慰:“我们家的锅也该换了,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没有受伤。”

巴基揪着大盾的衣袖,用力地亲了他一口!

今天罗家的中华田园犬小黄也依旧吃饱了呢!

 

帕荷兰手上抬着东西,脚步飞快,任帕彼得怎么叫都不停。

小基在奥涵涵和帕彼得后面跟了一路,吃了一路狗粮,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帕荷兰要走这么快。

同时心里很不是滋味,自家的那个锤子从来都不会主动帮忙,只会一个劲儿的傻笑,唉!

小基走进自己家,发现荷兰帮忙抬回来的衣服已经晾着了,大锤听到他回来的声音,从厨房出来。

“小基,你回来了,衣服放下吧,我晒就行了。今天下午去地里摘了几个果子,就在屋里,特意给你留的。”

小基看着大锤一如既往的傻笑,觉得心里一甜,又连忙板起一张脸:“哦。”

大锤早习惯了小基的傲娇,他憨厚地笑笑,放下锅铲,开始晒剩下的衣服。

 

奥涵涵回到家,执意要自己晒衣服,帕彼得只好由着他。奥涵涵他爹看着衣服上残留的泡沫印没有出声。

看到奥诺曼在家,帕彼得也不好意思留在奥家,慢吞吞走回了隔壁。

当晚,大家都已睡下。帕彼得偷偷从家里潜进奥涵涵家,手脚利落地扯下两件T恤,溜回自己家,稀里哗啦的水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,没过多久又拿回来重新晾起来。

奥诺曼没开灯,站在窗户前看着他的动作,当看到他翻回了隔壁史家时,忍不住冷哼一声,又回到床上继续睡。

而隔壁的史铁柱也放下窗幔,回到床上对贾维斯说:“还真被你说对了!”

老贾露出个微笑:“睡吧。”

 

 

END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
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仙女们!

欧美村的故事还在继续,下篇:老狼汽修店

虫绿/德哈 一个小段子

   一个小段子

  Peter抱着怀里软软的身体,轻声安慰,金发的Osborne少爷委屈地蹭了蹭男朋友的肩头,他的身高也只能到这里了。

  “Harry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“Draco说,他往我的南瓜汁里放了脱发剂。

  Peter“……”

  偷听的另一个Harry“……”

  而另一边的马尔福少爷正暗自得意,“以后疤头就只看得见本少爷的金发了~”

  ……

  ……

  ……

  秃头何必难为秃头呢!


。。。看完了,想寄刀片。。

小卷粉+木瓜水=happy

#旅かえる